<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品圖文回顧

京劇改革中的北京市委與江青(下)
來源:《黨史博覽》2019年第8期  作者:李 莉  點擊次數:

■李琪給彭真寫信反映對江青的認識■

1966年2月,江青又將李琪叫到上海。這次與上次不同,江青馬上見了他,還和他一起看了幾場電影,并向他談了她在軍隊召開文藝座談會的情況,而對他寫的那封信只字未提。江青態度大變,使他感到意外,摸不透江青的用意何在。他還以為江青改變了態度,以后的工作會好做一些了,心情也輕松起來。

事情卻并非如此。李琪有一天回來,臉色難看,我問他怎么回事,他說,剛給彭真寫了信,反映了對江青的認識。同時他又強調,他已做好思想準備,江青如此胡來,他總有坐牢殺頭的一天,可能為期不遠了。他在信中說:和江青兩年多的接觸,給我的感受江青以權貴自居,盛氣凌人,獨斷專行,橫行霸道,耀武揚威,無事生非,仗勢欺人。她把別人當成奴隸,像奴隸主一樣對待我,使我無法工作,無法忍耐。我的感受太深了,有責任反映這一切。他將信送走后回家告訴我,我說:“你是不是說得太重了?”

他聽后,有所觸動,在屋里走來走去,隨即給彭真同志打電話。張潔清同志接的電話,說:彭真不在家,并說已看到了信,認為李琪對江青的認識是對的。江青不單單是對他,也是對彭真和市委。中央的同志對她都了解,但對她毫無辦法。勸李琪還要忍耐。信由秘書保管,也可能已燒毀了,萬無一失。這時我們的心才稍稍平靜下來。李琪向我表示,他應該寫信,這是一個黨員的責任,到反映的時候了。當然當面說更為妥當。不必為他擔心?!拔母铩遍_始后,有人揭發此信是李琪反江青的證據。1978年彭真同志從陜西回來后,接見我時,曾和我談到李琪給他的這封信不知下落,要我請專案組找找。彭真同志認為李琪對江青的認識是對的。這封信有力地揭露了江青的真實面貌,也是對江青的一份很好的控訴書??墒沁@封信始終未能找到。

■李琪說他不該與江青打交道■

196637日晚上,周總理找李琪和林默涵同志研究準備六七月份在京舉行京劇改革會演事宜,之后又單獨把他留下,詢問北京對預防地震的準備情況。談完后已快12點了,總理一直把他送上車。他們邊走邊談,并還記得李琪是晉南人。李琪回到家后很高興地對我說:“總理過問戲劇改革工作就好辦了。江青如果有總理千分之一的能力和人品,事情就好辦了?!薄八那濉币部旖Y束了,他要執行好總理的指示。他還說總理過去和他談到反對干部特殊化的重要性,總理平易近人、關心干部。第二天一早,他就回農村去了。

批判吳晗時,吳晗說,《海瑞罷官》是胡喬木、毛主席讓寫的,寫完后是胡喬木給改的,有些話是胡喬木加的。吳晗不服氣。大家讓他檢討一下,好過關。彭真也是保吳晗的,說吳晗與彭德懷不認識,沒有往來。

331日或是42日夜里12時,李琪突然回來了,臉色非常不好。我問他:“你怎么這么晚還回來?”他沒有回答我的話,坐在桌前沉默不語。我給他倒了一杯開水,他喝完水后才對我說:“告訴你一件事,你可不要緊張?!蔽乙詾橛质墙嗾宜穆闊?,沒想到他說:“今天晚上市委通知房山縣委立刻派車送我回來,我進會議室一看,彭真同志也在,彭真是很少參加常委會的。我一坐下,劉仁就宣布開會。彭真同志說:毛主席派康生回京,要周總理找我談話,毛主席批評我抓文化工作落后了??偫韯裎冶M快表態,好向毛主席交代。我確實像毛主席說的在文化方面落后了。彭真又指著鄧拓說,你們寫文章也不注意,又是和吳晗、廖沫沙合寫‘三家村札記’。你寫文章,你找了‘有鬼無害論’(指廖沫沙),你怎么不找李琪、范瑾寫。鄧拓馬上檢討說他對不起大家,對不起彭真。在場的人聽了彭真同志的話都面面相覷,非常緊張。劉仁同志宣布馬上組織批判‘三家村’的文章,鄭天翔宣布由劉仁、萬里和他本人組成三人領導小組,李琪、范瑾、張文松、宋碩組成四人辦公室,第二天就開始組織寫文章,同時把吳晗從‘四清’點調回來,要他做檢討,以便及早向黨中央和毛主席有個表示。這次不僅要批判副市長吳晗,還要批判市委書記鄧拓?!甭牭竭@些,我目瞪口呆,完全不能理解發生的事情。

410日,我們從《人民日報》看到《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江青誣蔑建國以來文藝界“被一條與毛主席思想相對立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線專了我們的政”,“要堅決進行一場文化戰線上的社會主義大革命,徹底搞掉這條黑線”?!都o要》的發表在全國震動很大。李琪對我說,他不該與江青打交道。他做事過于認真,不靈活,得罪了江青,給自己,也給組織帶來大禍。

■北京市委的“修正主義”■

吳晗同志從“四清”點回來后,對讓他再檢討的事想不通。他說,《海瑞罷官》是胡喬木同志要他寫的,喬木說毛主席說他是明史專家,希望他寫這個題材,政治術語都是胡喬木加上的?,F在卻叫他檢查。吳晗對此不服氣。大家只好勸他以大局為重,再做個檢查,好對中央有個交代。

李琪他們7個人干了半個月,弄了編者按,1966416日《北京日報》發表,結果卻被說成包庇“三家村”。大家都不知道下一個要批誰。416日,開始批李琪。

419日,國務院副總理李富春打電話給中宣部副部長許立群同志,讓他轉告李琪停發對鄧拓的批判文章,對吳晗則繼續批判,何時批判鄧拓要等中央通知。李琪立即向市委領導匯報了李富春同志的指示。記得李琪對我說,不知是因為批判得不夠還是批判得過頭了。不久后,中央停止了彭真的工作,五一時彭真也沒有見報。

4月,毛澤東同志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決定撤銷由彭真同志任組長的文化革命五人領導小組。5月,萬里召集了北京市局級及大專院校負責人會議,向大家逐字宣讀了“五一六”文件。后來,王純副市長又在體育館召開的干部大會上傳達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精神。市委還召開了市委委員擴大會議,對市委的工作做了檢討。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表明市委在認真執行中央和毛主席批示。

但是,這一切努力都無濟于事,1966523日在北京飯店召開會議,名為工作會,實際是批判北京市委“反革命修正主義”大會。在北京工作會議上,李琪成為批判的重點。我也是我們小組批的重點之一。

我問李琪怎么理解市委的“修正主義”問題,他說:“你不要問我,我也說不清,看報好了,不過要用自己的腦子想。把市委的領導干部都批成黑幫是不妥當的?!蔽沂亲钆侣牎昂趲汀倍?,我說帽子戴得多了,由他們去吧。李琪說批干部是“黑幫”是錯誤的。他說:“我們對黨對毛主席一片忠心,我們心中無愧,但受點委屈不要太難過。那些開國元勛,如彭德懷,在廬山會議提點意見,一開始大家認為只有彭老總敢說真話,又反過來批判。當時批彭老總是錯誤的。定人家彭、張、黃、周反黨集團,人家不委屈嗎?說彭真市委修正主義集團,我們都不理解,前些時還說北京工作好,怎么一下修了呢?林副主席講不理解的也要理解呀!可是我們理解不了?!?/span>

517日,戚本禹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誣陷鄧拓是“叛徒”,欲置鄧拓于死地。點名批李琪,為吳晗拋出個救生圈。李琪看了報紙說:“如能救了,倒是辦了一件好事。我對人家批判上綱上線夠虧心的,還批我是包庇,難道把吳晗吃了不成嗎?!對鄧拓、‘三家村’的批判,北京發表了‘四一六’編者按,批得夠重的還說是包庇,難道把這些人都一棍子打死才算是真批判嗎?!”

我問他:“為什么總是批判你和范瑾、張文松,不批判彭真呢?”李琪說:“批判我們就是對著彭真的,彭真在國際上也有影響,不能公開點他的名。把我們批倒了也就是把彭真批倒了?!彼纸又f:“這也需要歷史評定?!蔽覇栐┌负螘r、能否翻過來,他說:“從歷史來看有的可以翻過來,岳飛的大冤案在他孫子岳珂時才翻過來?!?/span>

粉碎“四人幫”后,彭真回到北京,我跟彭真說,你應該派一個婉轉的、不莽撞一點、能夠周旋的人去,可能不至于這樣。彭真說,不是咱們去找她,實際上是咱們對。

■彭真找我和鄧拓夫人丁一嵐談話:想到過鄧拓可能活不了了,沒想到李琪也會走這條路■

1975年,彭真被下放到陜西。197812月要回來了,趙潔冰來告訴我這個消息,問我:“你去不去接?”我當然要去接。我從機關要了一輛車,我、兒子海淵、兒媳吉瑪、女兒海萍4個人去。海萍告訴了鄧拓的夫人丁一嵐,丁一嵐也要去,但她那時還不能要車。海萍給我打電話,我說:“一個車只能坐4個人,丁阿姨去,你就不要去了?!痹谂赃叺内w彪聽見了,說:“好啊,這樣的好事你都不告訴我?!边@樣他又要了一輛車,丁一嵐也去了。彭真回來,北京市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大家特別高興。

彭真回來的那年春節,我恢復原職。有一天,我正在農林局開會,彭真的秘書來電話說:彭真要你來一趟。我去了前門飯店后,丁一嵐也在,彭真不在。張潔清、丁一嵐、我三個人先談話,一會兒,彭真回來了。他抱歉地說:我回來晚了。然后說:“你們兩個是命運相同(指我倆的丈夫都是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被迫害死的),我擔心孩子們。聽說孩子們都不錯,我放心了?!?/span>

彭真一只耳朵背。他讓我和丁一嵐輪流坐在他耳朵不背的那邊同我們談話。他先和丁一嵐說:“一嵐,毛主席對鄧拓沒有批評,只是說他書生辦報。我給你說,你應該心里有數?!?/span>

他對我說:他(指李琪)主要是得罪了江青,覺得問題嚴重,在京劇改革中和江青有分歧。

我講起1975年為李琪作結論時,中央專案組的負責人說,李的錯誤主要是跟著彭真反對江青,材料有這么厚。我說:你寫上。他說就不用寫了,還是輕點好。這時,彭真斬釘截鐵地說:“他不敢寫!也不能寫!”然后他說:“我想到過鄧拓可能活不了了,一是身體不好,二是書生氣重。我沒想到李琪也會走這條路。他性情剛強,身體好,經歷的事多,不到52歲就走了?!彼廴t了,越說越難過。

我怕他太難過,那時他已是76歲的老人,趕快說:“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別說了,讓它們都過去吧?!?/span>

彭真說:“過去就過去了嗎?!”他好長時間沒有說話?!?/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亵裤求饶被带到糟蹋
<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