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為了民族復興·英雄烈士譜

曠繼勛:一腔熱血寫忠誠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李驚亞  點擊次數:

曠繼勛:一腔熱血寫忠誠

新華社貴陽829日電(記者李驚亞)位于貴州省銅仁市思南縣安化街的曠繼勛烈士故居,來自全國各地的參觀者絡繹不絕,在這里接受紅色文化的洗禮。

曠繼勛,原名大勛,號集成,出生于思南縣大河壩區桂花鄉廟塘灣,兄弟姊妹共7個,曠繼勛排行老三。1914年,曠繼勛與邵家橋鄧家二女兒鄧白玉結為夫妻。

曠繼勛早年隨友人入川參加反對清政府的保路同志軍。他機智勇敢,武藝高強,連立戰功,由“下等兵”提升為排長、連長、營長。受五四運動后反帝愛國思潮的影響,曠繼勛革命思想開始萌芽。1925年,曠部編入鄧錫侯的江防軍,曠繼勛任第7混成旅第2團團長。

1925年冬,曠繼勛和王文鼎發起成立“中國青年軍人聯合會四川分會”,并派人赴廣東與中共黨組織接頭,得到黨的支持。1926年底由秦青川、王文鼎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冬任第7混成旅代旅長。

1929年6月,曠繼勛帶領全旅在蓬溪起義,豎起“中國工農紅軍四川第一路軍”的大旗,并建立起四川第一個紅色政權——蓬溪縣蘇維埃政府。起義失敗后,當年秋,曠繼勛被黨組織安排到中央軍委特科,在上海參加清除叛徒的工作。后赴湖北做兵運工作,帶領被爭取過來的國民黨軍3個連到洪湖地區加入中國工農紅軍。1930年春任紅六軍軍長,參與開辟洪湖蘇區。此后,曠繼勛調赴鄂豫皖蘇區,任紅四軍軍長。這一時期,是曠繼勛軍事生涯的一個輝煌時期,他率領紅軍創造了許多成功戰例。

1931年1月,曠繼勛在鄂豫皖蘇區指揮了第一場戰斗——磨角樓戰斗。戰斗中,他帶領部隊頑強沖殺,經3天苦戰,終于攻下磨角樓,殲敵500余人,繳槍1000余支,拔掉了鄂東北蘇區與皖西蘇區之間的一顆“釘子”。2月,曠繼勛指揮部隊攻打戰略要地新集,運用坑道爆破的方法把城墻炸開,一舉攻占新集。從此,鄂豫皖根據地連成一片。3月,曠繼勛率領紅四軍打響“雙橋鎮戰斗”,僅用7個小時殲滅敵人1個師,取得大捷。曠繼勛等指揮紅四軍主力,在全區軍民的大力支援下,粉碎了敵人的第二次“圍剿”。

1931年4月,曠繼勛任鄂豫皖中央分局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后調任紅13師師長。10月,在皖西組建紅二十五軍,任軍長。11月,紅四方面軍成立,下轄第四軍、第二十五軍,曠繼勛繼續擔任紅二十五軍軍長。率部參加商潢、蘇家埠等戰役,為粉碎敵人第三次“圍剿”,進一步擴大根據地作出了貢獻。

1932年9月,曠繼勛調任紅四方面軍第12師師長,12月,任紅10師代理師長。后調紅四方面軍總部工作,率部參加了開辟川陜蘇區和反三路圍攻等戰役。后任川陜省臨時革命委員會主席、通江縣軍事指揮長等職,領導和主持川陜省的各項工作。

他反對張國燾錯誤的軍事指導方針,嚴厲批評張國燾的家長制作風等問題,張國燾心生恨意,伺機報復。1933年,張國燾誣陷曠繼勛與反動軍閥秘密勾結,以“國民黨改組派”“右派”的罪名逮捕曠繼勛,并于6月將曠繼勛秘密殺害于四川通江縣洪口場。

曠繼勛烈士故居解說員蘇達莉說,作為曠繼勛的家鄉人,每次為參觀者講解他的革命事跡都倍感自豪。一代紅軍“虎將”雖英年早逝,但他理想信念的火種播撒在家鄉的土地上,至今仍生生不息。

《人民日報》(20180830 04 版)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亵裤求饶被带到糟蹋
<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