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一代風流

“革命的二桿子”趙壽山
來源:《黨史博覽》2013年第2期  作者:袁志剛 袁 靜  點擊次數:
      1946年9月8日,時任國民黨西北行轅主任兼新疆省政府主席的張治中,邀請時任甘肅武威第三集團軍總司令的趙壽山去新疆一游。時任迪化市(今烏魯木齊)市長屈武、新疆警備總司令部總司令兼河西警備總司令陶峙岳,也邀請趙壽山去迪化小住幾天。當天,趙壽山乘飛機抵達迪化,住在屈武家中。


■一■

       趙壽山,1893年生,陜西戶縣人。1911年入西北大學預科,后轉入陜西陸軍測量學校深造。1927年任第二集團軍旅長,1930年任漢中區綏靖司令。1935年10月,曾到北平、天津、南京、上海、武漢等地考察,了解情況。他接觸過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楊明軒、楊曉初、趙葆華等,研讀過宣傳抗日救國的進步書刊和一些馬列著作,開闊了政治視野,認同中國共產黨提出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逐步樹立了“聯共反蔣”的思想。
1936年2月3日,趙壽山被授予少將軍銜。同年12月他追隨張學良和楊虎城參加西安事變,時任第十七路軍總指揮兼西安市公安局局長,主要負責拘禁南京政府要員,解除西安蔣系反動武裝等任務。西安事變后,趙壽山采取各種措施,嚴防蔣系軍警憲特的各種破壞活動,使西安市的社會秩序恢復正常。
      12月17日,周恩來應張學良、楊虎城的邀請,乘機抵達西安。第二天的政治會談嚴肅而緊張。周恩來很重視趙壽山的作用。當晚在楊明軒陪同下,周恩來前往西安甘露巷7號趙公館與他竟夜深談,分析國際國內形勢,闡明中國共產黨的主張,以及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方針,使趙壽山更加堅定了聯共抗日的決心。
      不久,紅軍大隊人馬開拔來到富平、涇陽一線。為了搞好國民黨軍與紅軍的關系,趙壽山豪情滿懷,不分晝夜地工作。
      趙壽山在和紅軍將領彭德懷、左權、王炳南等人的接觸中,彼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誼。趙壽山給紅軍將領和部隊講授軍事演習與平原作戰經驗,也邀請左權給第十七路軍將領和部隊講授與演習游擊戰戰法。當時陜北糧食緊缺,他派人去渭北購得大批糧食,征用150多輛馬車向陜北運去,并贈送現洋30萬元及一些武器彈藥。
       1937年1月,任弼時、彭德懷、楊尚昆等紅軍將領從云陽前往第十七路軍渭北警備司令部會見趙壽山。當時,趙壽山對把蔣介石放回南京一事不理解,有微詞。任弼時、彭德懷就向趙壽山耐心解釋,使他疑慮頓釋,政治眼光明亮了許多,心情也格外高興,便叫來照相館的師傅,在司令部大院與紅軍將領合影留念。拍完照,任弼時對趙壽山說:“我們是紅軍,照完相就行了,不要給地方同志留下麻煩??!”一向嚴肅的彭德懷握住趙壽山的手風趣地說:“趙司令,這一下你可叫蔣介石抓住啦,你這是‘通匪’有據??!”
      “我不怕。請你報告毛主席,我不是‘通匪’,我還要上山參加哩!”趙壽山言辭切切,語音朗朗。晚上,趙壽山回到三原的家中,在楊明軒、姚警塵(趙壽山的秘書)的支持下,毅然將女兒趙銘錦、兒子趙元介送到紅軍大學學習。
       這段不平凡的經歷,特別是與周恩來、任弼時、彭德懷等人的親切會見,使趙壽山的人生道路發生了轉折性的變化,他開始逐步走向革命征途。


    ■二■

      1938年6月16日,趙壽山由少將晉升為中將,并于21日當上了國民黨軍第三十八軍軍長。1942年,毛澤東批準趙壽山為中國共產黨特別黨員。1944年12月11日,蔣介石采取明升暗降的手段將趙壽山從第三十八軍軍長的位置上調任甘肅武威第三集團軍總司令。經中共中央策劃安排,趙壽山將第三十八軍一部約2000人轉到根據地,組成了西北民主聯軍第三十八軍。
      1946年春,面對國內外形勢,趙壽山認為:“抗日時期,我率領第十七師在河北保定、山西娘子關,第三十八軍在中條山、黃河橋頭堡,浴血奮戰,抗御日軍,屢立戰功。然而,蔣介石卻聽信謠傳,怕我投靠共產黨,先將我部由中條山調到黃河以南置于國民黨嫡系部隊的監視之下,后又玩弄調虎離山計謀,將我由前線調到西北大后方,死死地羈縻起來。今天,他要打內戰,消滅共產黨,能放心我嗎?”
      經過思考,趙壽山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彼麑⒆约好撾x國民黨陣營的想法通過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致電請示毛澤東。毛澤東以敏銳的政治目光看到,趙壽山在國民黨陣營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就批準他速回延安。
      魂飛延安,歸心似箭。但機智謹慎的趙壽山隱藏了回延安的意圖,采取聲東擊西的策略,向蔣介石致電提出早日撤銷第三集團軍以赴美考察水利的建議,并獲批準。
      1946年8月,趙壽山安排完第三集團軍的公務,便由武威回到蘭州。他買房院、置地產、投資銀行,巧妙偽裝,轉移視線。這個時候,張治中、陶峙岳和屈武等人來電邀請他前往新疆一游,他哪有不去之理!
      屈武是五四運動時陜西的學生領袖之一,又是國民黨元老于右任的女婿,早年曾在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思想進步,主張國共合作,與趙壽山的關系非同一般。在新疆,趙壽山在與屈武的交談中,向他講述了國共兩黨關系破裂、大規模內戰不可避免的現實,以及國民黨上層人士分崩離析的情況。屈武也介紹了張治中主政新疆,以及當時新疆的政治軍事形勢。隨后,屈武話鋒一轉,試探問道:“你看,新疆的前途怎么發展?”
      趙壽山快人快語:“新疆遲早是要解放的。你好好工作,為將來新疆的和平解放多做工作?!?br />       思忖片刻,趙壽山又進言:“對張先生(張治中)要尊重,給予幫助。同陶峙岳要注意搞好關系,以備反共高潮到來時得到他對你的掩護。還要注意同維族干部及蘇聯駐迪化領事館搞好關系?!?br />       趙壽山還向屈武透露了要去延安的打算,屈武點頭表示贊許。
      趙壽山越談情緒越激昂,預言道:“新疆很有可能和平解放。你堅決朝這個方向努力。將來勝利了,我可能在蘭州或西安飛機場迎接你?!?br />      4年后,新疆果真和平解放了。參加通電起義的屈武由迪化飛抵西安時,在機場迎接他的正是時任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的趙壽山。兩人站在人群一邊,緊緊擁抱。屈武眼中閃著淚光,動情地說:“壽山兄,這才幾年工夫啊,你說的話都實現了!”


■三■

     張治中是國民黨的重臣,有“和平將軍”的美譽。他深知趙壽山思想進步,精明強干,抗戰有功,此次邀請趙壽山來新疆,無非是對時局作深層次的了解與試探。
     在迪化,張治中每次召開重要軍事會議都邀請趙壽山參加。趙壽山每每以客自勉,一言不發。一天晚上,張治中設家宴招待趙壽山。席間,張治中征求了趙壽山對新疆工作的意見和對一些干部提拔任用的看法。對于趙的看法,張表示贊同,還邀他次日去紅雁池畔(位于迪化市東郊)野餐。
       趙壽山從張公館回到屈武家中,向屈武說:“張先生只邀我一人遠郊野餐,可能要談一些重要的問題。我想利用這個機會,把蔣介石獨裁統治的黑暗腐敗通通揭出來給張先生聽聽。你估計,他會不會因此把我扣起來?”屈武深思半晌,搖頭說:“我想張先生這個人,他也許不同意你的看法,但不會因此把你扣起來的?!?br />       第二天,張治中和趙壽山分乘兩輛高級轎車駛往紅雁池畔。警衛與秘書鋪好毛氈,啟開罐頭,擺上水果,端上美酒,張治中把隨從支開,兩人便開始了交談。
      張治中:“你在西北工作多年,這次來新疆也多日了。請你談談對新疆和西北工作的意見?!?br />       趙壽山:“我建議張先生,先把國民黨在新疆的軍隊建設好,再把地方與軍隊的關系搞好,團結劉孟純、劉澤榮,并通過他們再把當地干部團結好,先整頓好新疆,再整頓陜甘,一定大有可為,大有希望的?!?br />       張治中:“現在,國共合作又成問題。在華北已經發生軍事沖突,若內戰打起來,你看我們的前途將會怎么樣?”
       趙壽山:“依我看,如果內戰打起來,我們不一定有把握?!?br />        張治中:“我們有美國的幫助,力量很大呀!”
       趙壽山:“美國幫助再大,蔣介石也是要失敗的?!?br />        張治中:“大家都說你是共產黨。你看,在重慶的每次宴會上,人們對你都是十目所視,十手所指,不敢同你接近。我看你孤立無聊,每次見面都與你打招呼?!?br />       趙壽山:“張先生對我的愛護,我時刻難忘。人家說我是共產黨,你看我是不是?”
      張治中:“我看你不是?!?br />       趙壽山:“共產黨是不要我的。不過我與有些人的認識和主張是不同的。我認為,抗日也好,建國也好,都應該貫徹孫總理(指孫中山)的三大政策,一定要聯俄聯共。有些人搞反共反蘇,問題就出在這里。我這個想法不是什么秘密。在廬山時,我對委員長也講過,還建議他盡快改編紅軍,調到敵后打游擊戰。我考慮,只要對國家有利,我本人沒有什么,流言蜚語由它去吧?!?br />        趙壽山點了一支煙,猛吸幾口,好像要把心中的積怨全吐出來似的。他話鋒一轉,便指向國民黨軍最高統帥:“現在,蔣介石南京政府,不但要反蘇反共,而且貪污腐化,派系林立,爭權奪利,把國家弄得一團糟,朝野上下,議論紛紛?!?br />       張治中:“這都是陳果夫、陳立夫和宋子文他們搞亂的?!?br />       趙壽山:“我看不盡然。蔣公是國家最高領導,其咎在他。蔣介石這個人,就是用舊道德衡量,也都是最壞的人,為人沒一點兒誠意。人家說他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一點不過分。對誰都是欺騙,就是對張先生也不例外?!?br />       張治中辯解:“委員長對我還是很信任的?!?br />       趙壽山:“我看不一定。向來邊疆大吏一定要得到國家最高領導人的信任,不然一事無成??墒鞘Y介石對張先生還不如慈禧太后對左宗棠。左宗棠給朝廷上書,慈禧就不交給軍機大臣處理,自己就批發了??赡銉纱谓o蔣委員長的報告,他都交給宋子文核辦。張先生你說心里話,這是信任你呢,還是信任宋子文呢?”
       張治中沉默不語。趙壽山激情飛揚:“蔣介石事實上已經成了孫中山先生的叛徒,他的所作所為都與三民主義相對立。民心喪盡,前途非常危險。邵力子先生曾向我透露過:‘不管人家共產黨怎么樣,國民黨是腐朽的。它像一座梁柱已被蟲蛀空的大廈,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傾倒下來?!艺J為,邵先生的見解是深刻的?!?br />       吃著,喝著,說著,時間悄悄流逝,他倆竟長談了3個多小時。張治中看看表,鄭重地說:“咱們今天談的時間太長了,問題也談得很深。該談的談了,不該談的也談了。不過,有一點請你放心,我絕不會把你講的話外露一點?!?br />       張治中最講信義,這次談話的內容從未泄露。直到1949年6月26日在北平發表《對時局的聲明》與蔣介石分道揚鑣,就任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后,張治中才在彭德懷、習仲勛為他舉行的宴會上風趣地說:“1946年老趙(指趙壽山)在新疆時,敢對我大罵蔣介石幾個鐘頭,真是革命的二桿子?!?br />        趙壽山從新疆回到蘭州,1947年1月經南京、上海等地,于3月進入晉冀魯豫解放區。
       1948年2月,中央軍委任命趙壽山為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新中國成立后,他出任陜西省人民政府主席、省長。1965年6月,趙壽山在北京病逝。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亵裤求饶被带到糟蹋
<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