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軍史縱橫

經略中原尖刀 全國反攻利劍——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70周年回望(下)
來源:《黨史博覽》2017年第6期  作者:焦予玲  點擊次數:

巨大犧牲:中原戰場吸引敵人90個旅,12萬人銳減5萬余,

改變了黨中央在陜北的艱難處境


     劉鄧大軍剛剛進入大別山,國民黨軍南追部隊及原駐防大別山的部隊共23個旅的兵力,就從東、西、北三面合擊而來,企圖趁大軍立足未穩之際,尋而圍殲或將其逐出大別山。

     劉伯承、鄧小平根據雙方的態勢,做出了“北線牽制、南線展開”的戰略部署:以一、二縱在大別山北部的商城、羅山地區牽制尾我之敵,爭取時間,掩護三、六縱向大別山南部的皖西、鄂東展開,搶占南線諸城,打開創建根據地的局面。

三次試探性戰斗

      一、二縱主力在執行北線戰略牽制任務時,與兄弟部隊密切配合,在豫東南商光地區與敵五十八師、八十五師進行了三次試探性的戰斗。
商城河鳳橋之戰。9月4日,敵五十八師為搶占商城,分東、西兩路沿固商公路向南進犯。

     一、二縱和六縱十六旅在商城河鳳橋地區和高斛山一帶,擺開東西15公里、南北七八公里的寬大戰場,迎戰五十八師。5日上午,五十八師進入新店時,解放軍全線與敵接火,戰斗異常激烈。6日,又激戰一晝夜,雙方反復爭奪扒子山至高斛山一線陣地,各有傷亡。7日和8日,激戰兩天,解放軍向北推進5公里,殲敵一部。晚上10時許,敵軍敗退至觀音山地區,解放軍也撤出戰斗。

      商城鐘鋪之戰。河鳳橋之戰后,為了繼續吸引敵人北上,劉鄧野戰軍總部集中一、二、三縱隊主力和六縱十六旅,在商城附近,仍以殲敵五十八師為目標,打響了鐘鋪之戰。9月18日,敵五十八師新十旅二十九團由商城出發到鐘鋪一帶設防,妄圖依托鐘鋪要塞,阻止解放軍再取商城。當日,一、二縱主力于午夜間完成合圍。19日拂曉,發起進攻,激戰一天,殲敵一部,并粉碎敵兩次向東突圍的企圖。20日,一、二縱主力連續從西南、西北兩面向鐘鋪外圍敵陣地猛攻,以四十六團由東向西直搗鐘鋪。戰至下午,敵傷亡慘重,五十八師二十九團2000余人被全殲。

      光山以南斛山寨之戰。敵五十八師連續兩次遭到重創,于9月下旬由商城退往潢川,一縱二十旅在商潢潘店地區與敵激戰一夜。后因敵八十五師快速增援,一縱二十旅撤出戰斗。劉鄧野戰軍總部決定集中一、二縱隊主力和六縱十六旅,打擊敵八十五師。9月25日,劉伯承、鄧小平在光山涼亭的邱王灣指揮部隊發起了斛山寨戰斗。解放軍利用夜幕掩護,迅速搶占有利地形,以一縱二十旅在斛山寨北側阻敵,誘敵進入野戰軍預伏地區。26日,敵八十五師在數十架飛機和猛烈的地面炮火掩護下,向斛山寨陣地發起猛攻。解放軍占據有利地勢,居高臨下,敵人的數次進攻,均被擊退。然后,解放軍以斛山制高點為依托,從正面吸引敵人主力,從東、西兩路對敵實施包抄。戰斗緊張時,劉伯承親臨前沿指揮作戰。戰斗至下午5時許,兩側迂回部隊漸已形成對敵包圍之勢,正面部隊在四五里長的戰線上,同時向敵發起沖鋒。敵人全線崩潰,遭重大傷亡后突圍西竄。因其他參戰部隊未能按時堵死包圍圈的西北缺口,僅殲敵1000余人。

      三次作戰,部隊迅速適應了從平原到山地、水網地區的作戰環境,戰斗技能大大提高,為打大仗奠定了基礎。

張家店殲滅戰

     敵人大部兵力被解放軍成功拖到大別山以北,山南地區僅留八十八師和四十六師各一部守備。劉伯承、鄧小平決定抓住敵人部署上的弱勢,運用適時分遣與集中的作戰原則,避實就虛,以一、二縱各一部在潢商光地區偽裝主力迷惑敵人,主力則分為東、西兩路,向山南實施機動作戰,尋機殲滅敵八十八師守備部隊。

     10月7日,敵八十八師師部及六十二旅向張家店地區進犯。張家店是一個有200多戶居民的小鎮,居于六安東南30多公里處。鎮子周圍為稻田和水網,遠處土丘崗嶺環繞,地形利守不利攻。

     7日中午,敵八十八師師部及六十二旅由南官亭進到山王河以東地區,遭三縱九旅阻擊,敵人發覺解放軍作戰意圖,于8日拂曉掉頭北竄,傍晚逃到張家店。三縱將敵團團圍住。

     9日拂曉,被圍困在張家店的敵人分兩路突圍,均被擊退,敵增援部隊也被阻擋在25里以外的中店一帶。9日下午,三縱主力到達張家店附近,當即決定,九旅從西、南兩面擔任主攻,七旅從北、八旅從東對張家店實施圍攻。

     黃昏時分,三縱經過一個小時的激烈戰斗,掃清了敵外圍據點,逼近前沿陣地。晚10時,總攻開始??v隊首先攻占敵八十八師前指司令部。敵八十八師副師長張世光見大勢已去,慌忙帶領10余名親信搶先逃竄。敵軍群龍無首,陷入一片混亂。10日凌晨4時,戰斗勝利結束,斃傷敵900多人,俘敵少將旅長唐家楫以下官兵4700多人。解放軍傷亡350余人。

     張家店戰役,劉鄧大軍一舉殲滅敵八十八師師部及六十二旅全部,取得了挺進大別山以來“我軍在無后方依托的條件下,第一次消滅敵人一個正規旅以上兵力的重大勝利”。

高山鋪大捷

     張家店殲滅戰之后,劉鄧野戰軍總部抓住戰機,又做出進一步分遣部署:用半個月時間,將部隊分散于長江沿岸,解決糧食和冬衣問題,然后集中全力,尋機殲敵。各縱隊以秋風掃落葉之勢,掃蕩沿途分散孤立之敵,攻克舒城、桐城、英山、廣濟、黃梅、望江等城鎮,占據長江沿岸江防重鎮武穴和華陽,控制長江北岸達150余公里,威震大江南北。

      坐鎮廬山的蔣介石以為劉鄧部隊要渡江南進,急令整編四十師(欠1個團)及整編五十二師八十二旅經團風、浠水向廣濟疾進,企圖將解放軍殲滅于江邊。

     整編四十師是蔣介石的嫡系部隊,全美式裝備,戰斗力較強,尤以“擅長攻擊”著稱,師長李振清還因此得了一個“李鐵頭”的綽號。該敵從隴海線一路跟蹤南下,以為劉鄧大軍作戰頻繁,消耗得不到補充,主力又分散在長江北岸150公里的狹長地帶,不可能對他構成威脅,因此拼命追截,孤軍冒進。

      劉伯承、鄧小平抓住整編四十師及八十二旅孤軍冒進的有利戰機,決定集中一、二、三、六縱主力和中原獨立旅共10個旅的兵力,在地勢險要的高山鋪一帶設伏,誘敵深入,全殲該敵。

     10月26日、27日,戰役進行了兩天。此役,劉鄧大軍以傷亡900余人的代價,共殲滅國民黨軍1個師部、3個旅部、5個整團,斃傷俘敵副師長以下12660人。

      遠在陜北的毛澤東聽到捷報后,高興地對周恩來說:“高山鋪大捷的意義不僅在于消滅了一萬多敵人,也不僅僅因為這仗打得漂亮,它的全部意義在于我軍已經能夠在大別山進行大兵團作戰,劉鄧已經在那里站住了腳?!?br />
實施戰略再展開

     短短兩個月,劉鄧大軍共計殲敵3萬余人,并消滅大量土頑。至10月末,先后解放了23座縣城。雖幾經易手,但仍有經扶、立煌、潛山、太湖等10座縣城及其他各縣廣大鄉村為劉鄧大軍所控制。

      此外,劉鄧、陳粟、陳謝三路大軍配合作戰,也取得重大戰果。四個月殲敵19.5萬余人,解放縣城近百座,創建了長江、淮河、漢水之間的新的中原解放區,把南線敵軍總兵力160多個旅中的90個旅,調動和吸引到中原戰場,取得了具有戰略意義的重大勝利。

     1947年12月,鑒于圍攻大別山之敵占絕對優勢,而大別山中心區山高路險,不便于大兵團機動作戰,劉伯承、鄧小平將野戰軍分為前、后兩個指揮所,實施戰略再展開。劉伯承率領后方指揮所和一縱北渡淮河,向淮西地區展開;鄧小平率領前方指揮所留在大別山指揮二、三、六縱和地方武裝與敵繼續作戰。

     劉鄧大軍在大別山的7個月里,付出了巨大的代價。1947年8月挺進大別山,晉冀魯豫野戰軍出征實力統計如下:一縱32357人,二縱31000人,三縱26468人,六縱26322人,野戰軍直屬隊6370人,總計南下122517人。1948年2月末,劉鄧大軍主力撤出大別山區,留下一批軍區部隊和地方武裝在內線堅持斗爭。當時野戰軍的實力:一縱15363人,二縱11627人,三縱15384人,六縱14280人,野戰軍直屬隊3000人,共計59654人。加上留在大別山的部隊不足7萬人。

百般磨難:充分發動群眾,打破敵人的軍事圍攻,重建大別山根據地

     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之前,毛澤東認為有三種可能:一是付出了代價站不住腳,轉回來;二是付出了代價站不穩腳,在周圍打游擊;三是付出了代價站穩了腳。第三種是最佳結果,劉鄧大軍歷經艱辛實現了這一結果。

創建大別山根據地并沒有當初想象得那么順利

     中央軍委和毛澤東下決心在大別山建立鞏固的根據地,其中一個重要考慮就是大別山是老革命根據地,有經過長期革命斗爭鍛煉的人民群眾,特別是劉鄧大軍的底子是一二九師,而一二九師的底子則是從大別山起家的紅四方面軍,劉鄧大軍中的許多指揮員都是大別山人,對大別山有特殊的感情,適合在此建立根據地。然而,事實并非如此。

     在宣布挺進大別山后,許多當年從大別山出來的老紅軍眉飛色舞:“到了大別山就等于到了家,這里是老根據地,到了那里群眾都會歡迎我們?!奔亦l在北方的戰士一聽也很高興,覺得大別山有群眾基礎,到了那里就像魚兒到了水里一樣,打起仗來也順手。但到了大別山,百姓簞食壺漿、迎接義師的場面并沒有出現。相反,更多的是疑惑、惶恐和不安的目光。

      大別山地區的確是老革命根據地,紅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紅二十八軍和李先念領導的新四軍第五師先后在這里建立過根據地,但中共先后進行了四次轉移,每次撤走后,國民黨軍都卷土重來,對根據地群眾進行殘酷的反攻倒算,實行駭人聽聞的白色恐怖,對土改積極分子和革命軍人家屬進行瘋狂的屠殺,革命力量幾乎被消滅殆盡,一般老百姓也被國民黨殺怕了。劉鄧大軍初到大別山時,老百姓一見就跑,并且是整村整村往山里跑。部隊行軍打仗,別說靠老百姓支前抬擔架,就連找個向導都非常困難。

     此外,為了防止革命勢力再起,國民黨在此建立了牢固的統治基礎,實行保甲聯防、“五家連坐”,還有各級民團組織。他們不但熟悉當地的風土人情,還熟悉解放軍的游擊戰術,比起國民黨正規軍來危害更大。再則,國民黨桂系軍隊在此長期駐扎,經營20多年,上至師長團長,下到連長排長,甚至老兵們娶的都是當地媳婦,統治基礎深厚。

     劉鄧大軍本身也出現了諸多問題。自離開解放區千里南征以來,部隊從內線作戰轉為外線作戰,從北方平原轉到南方山區,在新區立足未穩,又得不到老區的接濟,彈藥緊張,糧食短缺,醫藥匱乏,服裝破爛。尤其是初到大別山區,敵情嚴重,作戰頻繁,部隊得不到休整,傷員得不到安置。北方戰士吃不慣大米,走不慣山道,不擅長山地作戰,在敵大軍壓境的情況下,部分人對創建大別山根據地的戰略意義和艱苦性認識不足,產生了右傾情緒,對在大別山能否站穩腳跟產生懷疑,直接影響了部隊的戰斗力。

      因此,發動群眾,打破敵人軍事圍攻,重建大別山根據地極其困難。

 鄧小平:“大量殲滅敵人和充分發動群眾”

      要站穩腳跟,建立鞏固的根據地,關鍵有兩條:一是打破敵人的軍事圍攻;二是開展土地革命,取得廣大群眾的擁戴。用鄧小平的話說,即“大量殲滅敵人和充分發動群眾”。

      劉伯承、鄧小平在創建大別山根據地的實踐中提出了許多新思想、新策略,為中共開辟敵占區的根據地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政權建設方面,建立兩面政權。對游擊區的敵鄉保政權改變過去一腳踢開或全部摧毀的做法,根據不同情況,分別采取或打或拉的策略,以逐步建立兩面政權或兩重政權,讓其為我辦事。后來,還在此基礎上進一步開展統戰工作,通過兩面政權給敵縣鄉“自衛隊”官員和逃亡地主寄送統戰信件,向他們講明人民必勝的趨勢和中共“既往不咎,立功受賞”的政策,動搖瓦解其軍心士氣。此外,開展對開明紳士和國民黨內有識之士的爭取工作,注意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社會力量,結成反蔣統一戰線。

      新區土改政策方面,由土地改革變為“減租減息”。大別山根據地土改初期,曾有不少地方提出“一手拿槍,一手分田,打到哪里,分到哪里”和“村村點火,處處冒煙,走一處點一處”等過激口號,造成不良后果。鄧小平察覺后,及時制止了這種“左”傾錯誤,提出要區分鞏固區和游擊區兩種辦法,在鞏固區進行土改,在游擊區進行“減租減息”。

執行鐵的紀律

      要想讓數萬軍隊在大別山扎下根來,面臨著一個首要問題,就是解決全軍的吃飯問題。劉伯承、鄧小平向中央請示后,決定向大別山老鄉借糧借款。

    大別山老鄉本來就窮,解放軍要征糧,國民黨軍23個旅在大別山也要吃飯。就那么一點糧食,國共雙方的軍隊拉來拉去,都得靠他們供應,大別山的老鄉們受不了。

     打土豪也不容易。大別山的地主土豪,和平原上的地主不一樣,平原上土地肥沃,人口集中,一個大地主甚至擁有10多里范圍的土地,整個村莊的農民都是他的佃戶。但大別山的村莊很零散,一個村莊甚至只有兩三戶人家。這些村莊中的土豪“油水”很少,和貧農也沒有太大區別。

     嚴酷的現實讓一些指戰員產生了想法,覺得大別山根本就不像個老根據地,北方指戰員出現強烈的思鄉情緒和對現實的失望情緒,個別部隊戰斗意志衰退,出現了一些違紀行為。

     1947年9月2日,劉伯承、鄧小平在新縣小姜灣召開整頓紀律大會。劉伯承痛心疾首地說:“部隊紀律這么壞,如不迅速糾正,我們肯定站不住腳!”鄧小平嚴肅地批評道:“部隊紀律這樣壞,是我們政治危機的開始,這是給自己挖墳墓!”會上,宣布了三條鐵律:槍打老百姓者槍斃,搶拿民財者槍斃,強奸婦女者槍斃!會議還規定,各個部隊不準強迫老百姓當向導,不準向老百姓要東西,不準打罵群眾!9月27日,又在光山白雀園附近召開王大灣會議,進一步解決增強部隊斗志、克服右傾情緒、整飭紀律等重大問題。

     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后,嚴格執行鐵的紀律,在無后方依托的條件下克服了千難萬苦,將我黨我軍在土地革命戰爭和抗日戰爭中總結的根據地工作經驗與大別山根據地建設的實踐有機結合起來,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根據地建設模式,最終重建了大別山根據地。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亵裤求饶被带到糟蹋
<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