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軍史縱橫

事不過二——張靈甫、黃百韜的命運(上)
來源:《黨史博覽》2017年第4期  作者:黃 瑤  點擊次數:
      常言道,事不過三。如果是災禍,躲不過三次。但是,對于解放戰爭時期的張靈甫和黃百韜來說,卻是事不過二。借用舊社會過年躲賬的一句俗話:“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br />
先說張靈甫

     張靈甫,陜西西安人,黃埔軍校第四期畢業。1935年,他在胡宗南的第一軍第一師任團長時,槍殺了妻子吳海蘭。被捕后供稱是因懷疑妻子不貞,但后來他對1945年同他結婚的妻子王玉齡說,是因為吳海蘭拿了他的東西。多年后,張的部下劉光宇告訴王玉齡,吳拿走的是機密文件。

     全國抗戰爆發后,張靈甫獲釋,在第七十四軍任團長,參加了南京保衛戰、徐州會戰、武漢保衛戰。在武漢保衛戰的萬家嶺戰斗中,張靈甫率敢死隊攀絕壁,飛奪張古山,切斷了日軍第一○六師團的后路,對殲滅該部起了重要作用,獲四等云麾勛章。1941年3月15日,張靈甫代理第五十八師師長,率部參加上高會戰,殲敵1.6萬人,繳獲駿馬2800匹,擊落敵機1架,擊斃日軍中將、少將各1名,榮獲國民政府第一號武功狀和最高榮譽“飛虎旗”。第七十四軍被譽為“抗日鐵軍”。1941年10月,任第五十八師師長,隨后率部參加了浙贛、鄂西、常德會戰。1944年5月,升任第七十四軍副軍長兼第五十八師師長,率部參加長沙會戰。

      抗戰勝利后,第七十四軍到南京接受日軍投降,并擔任南京的守備,被稱為“御林軍”。1946年5月,改稱整編第七十四師,張靈甫任師長兼南京警備司令。

      整編第七十四師是國民黨軍五大主力之一,全師下轄3個旅6個團,美械裝備。全師由美軍顧問培訓,是蔣介石手中的“王牌”。

漣水之戰,“躲得了初一”

     1946年內戰爆發后,這支“王牌”軍被蔣介石投入蘇北戰場,攻占六合、天長。9月19日,攻占淮陰。粟裕判斷,為分割華中,整編第七十四師下一步可能東犯漣水。

      漣水城在淮陰東北,距淮陰30余公里。廢黃河(又稱淤黃河)從淮陰向東北流至漣水城外西南方向,再東流到漣水城東南,然后再向東南方向流去,呈幾字形從南面托著漣水城。在漣水城和廢黃河之間有三道堤壩。在河邊的內堤較低,在城邊的大堤很高,可以俯窺城中。在大堤和內堤之間還有一道土堤。

      10月19日,張靈甫指揮整編第七十四師和整編第二十八師第一九二旅共4個旅,3萬余人,兵分三路由淮陰向漣水進攻。21日,陳毅、粟裕和華中野戰軍政委譚震林決定調集第一、第六師,第九、第十縱隊和淮南軍區第五旅共23個團迎擊,“達到殲滅七十四師之大部,再看情況變化,決定新的行動”。

      22日,整編第七十四師第五十一旅強渡廢黃河,在河北沙灘建立灘頭陣地,直逼漣水城下。第二天,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連續發動三次猛攻。華野十縱和第五旅頑強防守,戰況異常激烈。張靈甫又調來第五十七旅一個團參加攻城,黃昏時攻占城東南和城西南守軍的陣地,一部突入城內。危急關頭,華野第六師及時趕到,以一部兵力配合守城部隊對攻入城內的國民黨軍實施反擊,主力向廢黃河大堤出擊,接著與城內部隊一起對國民黨軍進行夾擊,肅清了城內之敵,殲滅3000余人。24日,大堤又被國民黨軍占領。國民黨軍居高臨下,對城內守軍極其不利。當晚,星夜趕來的華野第一師、第九縱隊和第十三旅(皮旅)到達指定位置,立即投入戰斗,奪回大堤,迫使整編第七十四師退到廢黃河南岸。25日,國民黨軍增調第二十八師一個團參加攻城,傷亡1600余人,但沒有得逞,大部退回廢黃河南岸,一部仍防守北岸的灘頭陣地。26日晚,華野三路出擊,在北岸殲滅據守灘頭陣地的第五十七旅1200余人,隨后渡河與南岸華野部隊會合,攔擊撤退之敵。至11月1日,連續追殲逃敵。張靈甫在遭受8000余人被殲之后,依仗機械化之力,擺脫了華野的堵擊,迅速退回淮陰,避免了全部被殲。

       此役雖然殲敵8000余人,但華野傷亡也達6000人,第十縱隊司令員謝祥軍犧牲。對此役粟裕并不滿意。11月2日,他致電陳毅、張云逸、黎玉:“漣水之戰,由于部署欠妥方針未定,部隊往返調動,不僅戰略戰役上處于被動,且戰斗上也處于被動(敵兵力火力均已展開,且一部已突入城內),故我傷亡較大,俘獲不多?!?br />
      張靈甫在這一仗中吃了苦頭,初次領教了華野的戰斗力,驕橫之氣有所收斂。但是,他的重裝備基本未受損失,躲過了初一,仍然心存僥幸。

孟良崮之戰,“躲不過十五”

     接下來,蔣介石仍然不顧傷亡損耗,在蘇北、山東攻城略地,張靈甫繼續當蔣介石的開路先鋒。

      1947年1月,蔣介石和參謀總長陳誠制訂了魯南會戰計劃,決定由整編第十九軍軍長歐震指揮8個整編師在南線臺兒莊、新安鎮一線進攻臨沂;以第二綏靖區副司令官李仙洲率3個軍由淄川、博山、明水(今章丘)一線南下萊蕪、新泰,配合南線進攻,企圖夾擊華東野戰軍。張靈甫的整編第七十四師是歐震集團中的主力。華野以少量部隊偽裝主力防守臨沂,而以主力秘密轉兵北上。2月15日,歐震集團進占臨沂。整編第七十四師在此役中可以說毫發未損。20日,華野發起萊蕪戰役,至23日,殲滅李仙洲集團5.6萬余人。

      盡管國民黨軍在萊蕪遭受重創,但仍未停下進攻的腳步。

      3月,蔣介石撤銷了由薛岳、劉峙分別任主任的徐州、鄭州綏靖公署,由陸軍總司令顧祝同在徐州組成陸軍總司令部徐州司令部,統一指揮徐州和鄭州兩個綏靖公署的部隊。顧祝同上任后,集中24個整編師,45萬余人,除以7個整編師約20萬人擔任重要的點線的守備和對突擊兵團的策應外,集中17個整編師約25萬余人,以“五大王牌”中的整編第七十四師、整編第十一師和第五軍為骨干,組成第一、第二、第三機動兵團,分別由湯恩伯、王敬久、歐震擔任司令官,采取密集靠攏、加強維系、穩扎穩打、逐步推進的戰法,向沂蒙山區推進。湯恩伯兵團由臨沂向北,歐震兵團由泗水向東北,王敬久兵團由泰安向東,對華野主力形成弧形攻勢。在這3個機動兵團中,湯恩伯兵團擔任主攻,而整編第七十四師則是該兵團的主力。

      在蔣介石督導下,5月10日,湯恩伯兵團的右路第七軍和整編第四十八師從河陽北上,占領界湖,有侵犯沂水之勢。陳、粟準備殲滅該路敵軍,但這一路屬桂軍系統,作戰頑強,很難有繳獲,而且湯恩伯兵團很可能不來援救,達不到打援的目的,因此,不是理想的作戰對象。作戰命令下達后,粟裕仍在尋找更合適的戰機。

      11日,湯恩伯兵團的中路整編第七十四師由垛莊經孟良崮西麓向華野指揮部所在地坦埠進發。此時,張靈甫十分得意。他對旅長們說:“共軍主力不敢和我們作戰,山東共軍只有向黃河以北逃走一條路了?!薄芭f寨以北至坦埠地區,是共軍的老根據地,倉庫物資移動困難,頂多不過有幾個縱隊掩護物資的搬運,七十四師拿下坦埠是沒有問題的。只要坦埠拿下了,沂水城不用打就可以進去,膠濟線很快就可以打通了。端午節可以到濟南去過,和佐公(指王耀武)見面,大家痛痛快快喝幾杯了?!?br />
       當晚,陳、粟獲悉湯恩伯兵團以整編第七十四師為中心,以整編第二十五師和整編第八十三師分別為左右翼,又以整編第六十五師保障第二十五師的左側,以第七軍和整編第四十八師保障整編第八十三師的右側,限于12日(后改為14日)占領坦埠。與此同時,王敬久兵團的第五軍和歐震兵團的整編第十一師也由萊蕪、新泰東犯。國民黨軍企圖以整編第七十四師主攻,用中央突破的戰法尋求同華野決戰。

      此時,粟裕認為,應當迅速將原來進攻第七軍和整編第四十八師的計劃改變為割殲整編第七十四師。因為殲滅這個國民黨軍的“王牌”師,挫敗其進攻計劃,可以做到出敵不意,并將給敵人以極大震撼。整編第七十四師已到達華野集結地區的正面,華野無須做大的調整即可在局部對其形成5∶1的優勢。整編第七十四師是重裝備部隊,但進入交通不便的山區,機動受到限制,重裝備難以發揮作用甚至成為拖累。同時,該師對其他國民黨軍十分驕橫,與其矛盾很深,它被包圍,其他國民黨軍不會奮力援救。

      粟裕將上述想法向陳毅匯報后,陳毅立即說:“好!我們就是要有從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氣概!”決心下定后,參謀們立即或騎車,或騎馬,或跑步通知距離較近的第一、第四、第八、第九縱隊和特種兵縱隊領導來野司接受任務;同時給第二、第三、第六、第七、第十縱隊發出圍殲整編第七十四師的行動命令。

      13日上午11時,整編第七十四師的先頭部隊一五一團攻占坦埠以南三四公里的馬山。張靈甫獲悉后立即給湯恩伯打電話說:“在14日上午一定攻克坦埠,請湯司令14日上午來第一線觀戰?!彼€吩咐一五一團副團長王克己準備好請湯恩伯觀戰的瞭望所。

     13日晚,華野各縱隊開始行動,第四、第九縱隊全力抗擊向坦埠進攻的整編第七十四師,堵住其前進道路。在敵后隱蔽的六縱在一縱配合下攻占垛莊,堵住整編第七十四師的退路。第一、第八縱隊以小部隊向左右兩翼的整編第二十五師和整編第八十三師出擊,使其不能判別華野矛頭所向,而以八縱和一縱主力分別向整編第七十四師東西兩側縱深猛插,切斷其與左右兩翼的聯系,把它從百萬軍中剜出來。

     華野一縱司令員葉飛回憶說:5月13日黃昏,戰斗開始。我趕到老鼠峪子,督促二師、獨立師前進。我一縱部隊開進時,敵整七十四師也正在向孟良崮開進、收縮。由于兩軍過于靠近,我親眼看到山地敵軍的運動。敵人在山崗,我軍在山坡,我知道他們是敵軍,敵軍卻以為我軍是友鄰整二十五師,不吆喝口令,不打槍。當時暮靄濃重,視線不清。這時機是稍縱即逝的,決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如果猶豫了,部隊停下來,敵人就會發覺是共軍,火力一壓,處境就十分危險。
  
      此時,張靈甫已經發現華野大軍圍了上來,不得不向孟良崮一帶后退,但是,在這崇山峻嶺之中,已經無路可退。據隨同湯兵團副司令長官李延年到前線視察的第二處處長、大特務毛森回憶,他們到垛莊后,李延年和張靈甫通電話。張大聲對李說:“我軍少數渡過汶河,即被共軍伏擊?,F陳毅傾巢南下,向我兩翼包抄,似有十個縱隊之眾,對我取包圍之勢;左翼一部直趨垛莊,截斷我軍后路。你們立刻回去,稍遲一步,即陷入包圍圈內?!泵瑥堨`甫私交甚好。張靈甫在電話中對毛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在,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于牽大水牛進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毛森寫道:“他所說‘有人跟我過不去’不知其所指何人,又不便向其追問??赡軓埖膽B度傲慢氣盛,得罪了人?!?br />
      張靈甫連夜向孟良崮收縮時,華野一縱在山下同山上的張靈甫部隊同時向南走。當一縱司令員葉飛發現山上是整編第七十四師時,決定他走他的,我走我的,傳令部隊繼續前進。他回憶道:這時候,譚啟龍副政委從第二師給我打電話,他說:“第二師師長劉飛報告,他把第六團一個營帶了進來,其余部隊到重山山口,遭到官莊敵人阻擊,加上空中和地面炮火的阻擊,進來不得?!边@個節骨眼上,部隊怎么能停下來呢?我在電話中下了個死命令:“不理敵人,繼續前進!”以后劉飛同志向我報告:“把整二十五師的阻擊部隊打垮了!第四團、第五團和獨立師都帶進來了?!?br />
      把整編第七十四師剜出來后,第二、第三、第七、第一縱隊分別在左右兩側阻擊國民黨援軍。至15日清晨,完成對整編第七十四師的包圍。

      蔣介石對此的表現是一驚一乍,忽憂忽喜。14日,他在日記中對整編第七十四師被圍十分憂慮,由此埋怨顧祝同。他寫道:“顧總司令對先攻莒縣不攻沂水,使我進攻坦埠之第七十四師孤立被圍,其指導錯誤,殊乏常識,其愚拙不可恕諒,以致本晨匪部乘隙全力反攻,使坦埠之役功敗垂成……然已糾正無及,雖加痛斥,亦無補益?!?br />
      但是,當整編第七十四師退入孟良崮后,蔣介石又轉憂為喜。15日,他在日記中寫道:“幸該師已于昨日安全撤退,在孟良崮布置陣地,未為匪所算,此次匪果被我強制,其不能不與我決戰形勢之下,如我各部隊能把握此唯一良機,必可予以致命之打擊?!?br />
      此時顧祝同和張靈甫沒有慌張。當時的態勢是華野以5個縱隊包圍整編第七十四師,但國民黨軍又以10個整編師包圍著準備殲滅整編第七十四師的華野,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據參與總攻孟良崮的九縱司令員許世友回憶:“孟良崮及其周圍山頭,方圓不過數里,全是清一色的石頭山。山峰陡峭,怪石聳立,草木稀疏。敵七十四師近四萬人馬麇集于山上,饑無食,渴無飲,工事無法構筑,人馬無處隱蔽,處境極為狼狽。我軍指戰員們嘲弄地說:‘瞧瞧蔣介石、陳誠的“天才”指揮吧,又下了一著死棋!’‘張靈甫呀張靈甫,這一下要演一出“馬謖失街亭”了?!?br />
      張靈甫當馬謖也是出于無奈,因為在華野重兵包圍下如果停留在山溝里,失敗將會更快。

     5月15日13時,華野對整編第七十四師發起總攻。整編第七十四師居高臨下拼死抵抗,華野仰攻,傷亡不小。

      蔣介石認為,整編第七十四師戰斗力強,又處在居高臨下的高地,易守難攻,附近有強大的增援兵力,正是同華野決戰的時機。于是他一面命令張靈甫憑堅固守,以吸住華野;一面急令在桃圩的第二十五師、青駝寺的第八十三師、新泰的第十一師、蒙陰的第六十五師、河陽的第七軍及第四十八師火速向整編第七十四師靠攏;又令在萊蕪的第五軍南下,在魯南的第六十四師、第二十師趕往垛莊;又令青駝寺的第九師向蒙陰增援,并發出手令電:“山東共匪主力,今晚向我軍傾巢出犯,此為我軍殲滅共匪完成革命之唯一良機。凡我全體將士,應竭盡全力,把握此一戰機,萬眾一心,共同一致,密切聯系,協力邁進,各向當面之敵猛攻,務期殲滅共匪,發揚光榮偉大戰績,以告慰總理及陣亡將士在天之靈。如有萎靡猶豫,逡巡不前,或赴援不力,中途停頓以致友軍危亡,致使匪軍漏網逃脫者,定以畏匪避戰,縱匪害國,貽誤戰局,嚴究論罪不貸。希各奮勉,勿誤?!?br />
     華野面臨的任務,一是在國民黨軍援兵到達之前盡快殲滅整編第七十四師;二是阻擊援軍,不讓其向整編第七十四師靠攏。

     當時國民黨大部分援軍距離整編第七十四師有一二日行程,最近的整編第二十五師和整編第八十三師距離整編第七十四師只有5公里左右。西面的整編第二十五師雖盡力向東,但在阻援部隊抗擊下寸步難行。東面的整編第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增援時只派了整編十九旅第五十七團一個連和一部報話機,冒充旅的番號,在沂水兩岸轉悠,以應付差事。

     16日,各路援軍仍遲遲不前。兵團司令湯恩伯以近乎哀求的口吻致電各部:“張靈甫師連日固守孟良崮,孤軍苦戰,處境艱危,我奉命應援各部隊,務須以果敢之行動,不顧一切,星夜進擊,破匪軍之包圍,救袍澤于危困,以發揚我革命軍親愛精誠之無上武德與光榮。豈有徘徊不前,見危不救者,絕非我同胞所忍,亦恩伯所不忍言也?!?br />
      張靈甫也給蔣介石發電報:“職師進克蒙陰后,匪乘我立足未穩,大部集結,期殄我于主力分散之時。幸我占取山地,集結迅速,未為所乘。惟追剿以來,職每感作戰成效,難滿人意。目睹歲月蹉跎,坐視奸匪長大,不能積極予以徹底性打擊。以國軍表現于戰場者,勇者任其自進,怯者聽其裹足,犧牲者犧牲而已,機巧者自為得志。賞難盡明,罰每欠當,彼此多存觀望,難得合作,各自為謀,同床異夢。匪能進退飄忽,來去自如,我則一進一退,俱多牽制。匪誠無可畏,可畏者我將領意志之不能統一耳!竊以若不急謀改善,將不足以言剿匪也。職秉性憨直,故敢以膚淺之虞,披瀝上陳,伏乞俯賜訓示?!?br />
     此時,華野全線發起對孟良崮的總攻。猛烈的炮火炸得山石亂飛。一顆炮彈落地開花,彈片夾雜著炸起的石頭片,一彈變成多彈。而國民黨軍密集擁擠,往往一死傷就是一大片。16日下午,六縱特務團指戰員沖到張靈甫負隅頑抗的山洞口,向內開槍。入洞后,張靈甫、蔡仁杰等已被擊斃。

     張靈甫是被擊斃還是自殺,有不同的說法。1947年5月29日,陳毅在華東野戰軍團以上干部會議上說:“張靈甫是我們殺的,報告說是自殺的,我們便騙了黨中央、毛主席、朱總司令?!薄蛾愐丬娛挛倪x》編者對此注釋:“張靈甫是我們殺的,指一九四七年五月十六日,華東野戰軍第六縱隊特務團一部,由副團長何鳳山率領沖至孟良崮山上敵整編第七十四師指揮所隱蔽的山洞口,向洞內開槍,敵師長張靈甫等被擊斃。由于當時野戰軍指揮部提出的口號是‘沖上孟良崮,活捉張靈甫’,故假報了張靈甫是自殺的?!钡珪r任國民黨軍整編第七十四師輜重團團長黃政于1979年回憶說:“整編第七十四師被解放軍優勢兵團圍攻,鏖戰三天兩夜,官兵死傷慘重?!薄霸谶@危急情況下,張靈甫給蔣介石發了最后一封電報說:‘我師與數倍于我之敵血戰兩晝夜,官兵傷亡殆盡,至此無力再戰,為了不辱黨國使命,發電后我等集體自殺,以報委座知遇之恩?!w自殺者共六人,師長張靈甫、副師長蔡仁杰、旅長盧醒、副旅長明燦、團長周少賓、參謀處長劉立梓。劉立梓用卡賓槍將他五人打死,又自殺的?!秉S政當時并不在張靈甫所在的山洞內,張靈甫是否為劉立梓所槍殺,他并非親見。即便按照他的說法,“張靈甫被擊斃”說仍可成立。

      事不過二。張靈甫在漣水“躲過了初一”,在孟良崮“躲不過十五”。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
亵裤求饶被带到糟蹋
<ruby id="zx5vj"></ruby>
<th id="zx5vj"></th>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th id="zx5vj"></th>
<span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pan>
<th id="zx5vj"></th><span id="zx5vj"><noframes id="zx5vj"><th id="zx5vj"><noframes id="zx5vj">
<strike id="zx5vj"><video id="zx5vj"></video></strike>